神秘农业网 >> 最新文章

农民工讨薪今年更比去年好肾叶茴芹

2019-10-09

年味越来越浓了,城市里的农民工有的踏上了回家的路途,有的还在城市的灯影下为生活奔忙。在这段连空气中都酝酿着喜气的日子里,本报记者分头行动,探访了依然停留在省城的农民工朋友们。我们记录下他们的生活,也记录下他们或深或浅的忧愁。

两个多月来,本报讨薪报道接触了方方面面的农民工,也目睹了形形色色的讨薪奇闻,当然,我们更看到了各级政府扎扎实实的努力。尽管完全实现无欠薪还有一定难度,但我们相信,随着人们法治意识的提高,随着政府治理力度的加大,情况会逐渐好起来。而我们这张报纸,我们这群新闻记者,也会一如既往地以平民视角,继续关注农民工朋友的生存状况、权益保障乃至精神需求。本报记者赵永兵

怀念家乡的“祭灶糖”

1月22日是农历的小年。按照河南南阳的风俗,这一天晚上,所有的家庭成员都要在一起吃“祭灶糖”,拜灶王爷。小年吃块“祭灶糖”,预示着来年生活能够甜甜蜜蜜、不愁吃喝。可对于从河南南阳来石家庄打工的张全民来说,赶回家吃“祭灶糖”显然只能是个奢望了。因为家乡把祭灶王爷、吃“祭灶糖”看得很重,小年这天下午,张全民还特意跑到超市去买“祭灶糖”。可找遍了超市他发现,石家庄并没有家乡的那种“祭灶糖”,只有一种叫做“糖瓜”的东西和“祭灶糖”类似。接连找了三家超市都没找到,张全民最后只好买了一包“糖瓜”。“虽然没有家乡的祭灶糖好吃,也只能入乡随俗了。”张全民的话中带着些许遗憾。张全民说,他们家乡到了过小年的时候,大街上到处都是卖“祭灶糖”的。张全民向记者形容,“祭灶糖”是长条形的,又酥又脆又甜,上面还粘着芝麻,咬在嘴里口感好极了。35岁的张全民是去年5月份第一次从老家出来打工的,第一份工作是在衡水的一个工地上做钢筋工,干了3个月收入3000多元。对于此前一直以种地为生的张全民来说,3个月就挣了3000多元钱,让他感到非常知足。第一份活儿干完之后,正好赶上收秋,张全民回老家收完秋就直接到了石家庄,在位于青园街上的省艺校工地上接着干钢筋工。因为从电视和报纸上总是看到很多农民工的工资被拖欠,而自己的工资一分钱没少拿,张全民因此说自己很幸运。张全民仔细给记者算了算,在外出打工的这9个月,除了日常消费之外,他总共攒下了近7000元。张全民所在的钢筋班,除他之外都是四川老乡。“虽然四川老乡对我挺好的,但我还是感觉有些孤独。晚上做梦的时候,总梦见我那一对龙凤胎儿女。”张全民说,回家的时候他要多花点钱,从石家庄给儿子和女儿买点好吃的、好玩的,然后回到老家花一千元办办年货,全家人过个好年。已经全额拿到工钱的张全民,本来打算着小年这天赶回南阳老家的,可恰逢前几天河南下了一场大雪,去河南方向的火车全都停运了,张全民只好在石家庄再多住几天。愿在石家庄吃着糖瓜过小年的张全民,来年生活同样能够甜甜蜜蜜,不愁吃喝。

石家庄是我们第二故乡

“领票了,领票了。”钢筋班的带班长周晓东,操着浓重的四川口音招呼着工友们。“没座?那36个小时还不得把人站死啊?”“还想有座?能搞到这些票就不错了。嫌累,坐飞机去!”“就是,嫌累坐飞机去!”一帮工友们随声附和着。“26日早上6时发车,到绵阳就农历二十八晚上了。在绵阳住一宿,再倒大巴到遂宁。如果火车不晚点,除夕中午能到家。给火车可能晚点打出6个小时的量,除夕夜怎么也能到家了。”周晓东给大伙计算着时间。周晓东是省艺校工地钢筋班的带班长,四川遂宁人。到2006年,周晓东带领的这个近60人的钢筋班,在石家庄已经摸爬滚打整7年了。“说起来你可能不信,像西美大厦、太和电子城、裕华区政府……这些建筑的钢筋骨架,都是我们一手搭建起来的。”周晓东向记者列举这些石家庄市民耳熟能详的建筑时充满自豪。回顾7年在石家庄摸爬滚打的日子,周晓东感慨颇多:“每年春节回家的日子,都是既高兴又伤心的日子。高兴的是,辛辛苦苦干了一年,总算能回家和老婆孩子团圆了。伤心的是,自己辛辛苦苦干了一年的血汗钱,多多少少总会被拖欠一些。”说起工钱,周晓东的话题不由自主便转向了这些年的讨薪经历。“跳楼要挟、打着横幅堵门……这么说吧,各种各样的讨薪手段我们全用过了。”最让周晓东记忆犹新的是2002年岁末,要不是他以跳楼相威胁,恐怕几十个工友春节连家都回不去了。周晓东说,当时他带着这帮工人在鹿泉的一个工地上干了将近5个月,马上就要过年了,可50万元的工钱还差30多万元没给。“别说没钱买回家的火车票了,大家连吃饭的钱都剩的不多了。逼得实在没办法,我就带着几个工友爬到楼顶,以不给工钱就跳楼相威胁。当时老板拿出5万元钱,说是只要我们不跳楼所有工钱立即结清。可谁知道我们从楼顶上下来之后,老板只给了我们5万元,说是让我们先买车票回家,其他的钱过了年一定给。”周晓东告诉记者,这笔钱直到2004年他才全部要回来。“不过总的来说,随着政府部门讨薪力度的逐年加大,活儿是一年比一年好干了。2005年春节前,我们拿出准备好的条幅还没来得及堵上门,老板就把工钱给我们结清了。尤其是今年,除了一个工地还欠我们不到5万元之外,其余的工钱已经全部结清了。”周晓东说,过了春节他准备在石家庄买套小户型的房子,把老婆孩子接过来住。在周晓东的眼里,石家庄俨然是他的第二故乡了。

等着工钱回家过年

就在周晓东等人分发车票,计算哪天才能回到家的时候,一墙之隔的另一个工棚里,10多位四川巴中的农民工却在百无聊赖地打麻将、聊天。“别人都在收拾行李准备回家了,可我们还有10万元工钱没拿到手。现在车票一天比一天难买,如果25日还拿不到这笔钱,我们八成就回不成家了。”带班长张家富既着急又无奈地说。张家富说,2005年春节刚过他就带着一帮老乡来到了石家庄,先后在二十里铺村、太阳城和省艺校工地干了整整一年。别的地方工钱都结清了,惟独太阳城的工钱迟迟没给。据张家富介绍,去年5月底他带领着几十名老乡,开始在太阳城干木支模和钢筋制作的包清工活。按照合同规定,去年8月10日30万元工钱都应该一次结清,可到现在还差着10万多元没给。张家富说,太阳城工程的承包方是魏县四建,一开始他跟魏县四建的负责人王振龙要钱,王振龙总是说开发商没给他工程款。后来张家富打听到,太阳城的开发商早已经把工程款给了魏县四建了,现在就是王振龙拖着不给。“昨天我们找到王振龙,他说今天给我们结清。这不,现在都已经下午5时了,还一点信儿没有呢。记者同志你能不能帮我们打个电话再催催,他知道我们的电话,打过去根本就不接。”记者拨打魏县四建负责人王振龙的电话,电话那头传过来的是:“对不起,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。”听说王振龙已经关了手机,张家富感觉当天要回工资的希望又破灭了。记者劝张家富到清欠部门通过正规渠道讨薪,肯定能拿回工钱,但张家富却说,通过清欠办讨薪,年前怕是也拿不到工钱。1月25日是他们能等的最后期限,如果到那天还拿不到工钱,他们还得去找王振龙去。再有三五天就要过年了,农民工出来讨营生确实不容易,那些仍然拖欠农民工工钱的建筑单位,请你们尽快把工钱发给农民工吧。广大农民工朋友,从几年来政府部门所做的清欠工作不难看出,过了春节政府部门的清欠工作仍在继续。因此,我们奉劝那些还没有拿到工钱的农民工朋友,不妨先回家过年。等过完春节,工资还可以接着要。

莎普爱思滴眼液

莎普爱思

莎普爱思药业

友情链接